糖冰

【巍澜】花吐症

Container:











——










激情创作,怎么可以没有这种老梗

甜到齁 ooc我的锅 就算写的烂也要写

今天也是到处爬墙的漫威女孩








——







1.


当赵云澜一天早晨从床上爬起来,气喘吁吁咳出几朵淡紫色的薰衣草时,他是懵逼的。

镇魂令主的魂儿颤抖了:“......”


2.


“死猫快来!!你主子我变成花仙子了!!”


3.


刚睡醒的大庆一个踉跄,从床上掉了下来。

“啥玩意老赵你再说一遍???”


4.


最后咳了一屋子花瓣的赵云澜抱着大庆,俩人骑着摩托边开边飘花,跟搞婚庆的一样,终于是到了特调处。

“林静!滚出来!来活儿了咳咳咳咳——”

这一声没把林静招来,倒是把小郭同志给叫来了,看见自己领导一副又生了病的样子,便立马凑上去:“赵处你怎么了?又生病了?”

赵云澜刚想说点什么,结果突然喉咙一痒,扶着郭同学的肩就哇哇开始吐,末了就剩了一地的紫色花瓣。

郭长城:“......”

下一秒他就崩溃了:嘤嘤嘤赵处我知道我业务能力不强!可是您见着我就吐着太过分吧!

然后林静悠悠走出来,撞见赵云澜干呕的样子,立马花容失色。


5.


“卧槽赵处你有了??不对卧槽赵处你是下面那个??沈教授这么流批??”


6.


赵云澜咳得眼眶发红,恶狠狠地看向林静:“你这个月别说奖金连工资我都不会呕——”

吐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,哇哇掉花,让林静觉得赵云澜这是他X的怀了个双胞胎。

祝红不明觉厉,在一旁啪啪鼓掌,暗叹这尼玛就是报应啊。


7.


当然,犯完二,林静还是颠颠查到了病因——看完他就有点笑不出来了。


8.


“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,因郁结成疾,口中会吐出花瓣,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,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,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,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。”

大庆:“......这年头暗恋都要有生命危险了吗???”


9.


“赵云澜,你可真洋气,花吐症......”祝红将手里的资料甩给他,连带着一个大大的白眼,“老实交代吧,是哪位。”

真是大千世界什么鸟都有。赵云澜瘫在沙发上,挑眉:“人家不说,人家害羞。”

林静在一边腹诽道:“原来你和沈教授发展这么慢的吗?”

大庆喵喵喵地附和,然后被一脸死相的赵云澜给锤了。

他自觉知识不算渊博了也够广泛的了,上至盘古开天地下至菜市场挑猪肉全都了解,可这么玄乎的病还真是第一次听说。

“亲一下喜欢的人就能治好?”

祝红捏着他吐出来的那一小把花,点点头,又转头看他:“你......真暗恋沈教授?”

赵云澜轻蔑地一笑:“暗恋?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暗恋了?我都是明着骚。”

“......我求你了要点脸吧,好歹也是个人民公仆,”她把花扔回他脸上,表情有点奇怪,“赶紧的吧,麻溜的找人家去,别磨叽了。”

“就是的,别做第一个因为暗恋牺牲的镇魂令主好吗?”

“哎你们别在这瞎——”


10.


“赵云澜!你怎么了?”

他这正扯着皮,就看见沈巍匆匆忙忙推门进来了,看着很是慌张的样子,连西装的扣子都没系好,领子上的领针也没有摘,皱着眉冲他走过来。

眉间几分担忧几分怒意,透着些斩魂使的气势。

完了,要冒花。

赵云澜看着走近的沈巍,捂住了嘴。


11.


“到底怎么了?你说话啊?”

他有些急切地伸手,被赵云澜捂着嘴下意识躲开了。

那一瞬间沈巍眼睛里迸出的受伤是赵云澜未料到的,虽然下一秒他就反应过来自己干错事儿了,正准备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黏黏糊糊地蹭到沈巍身上,可人家教授已经推推眼镜站远了。

垂着眼睑,又敛起了所有情绪,收得一分不剩。

得,又没戏了。

赵云澜白眼都快翻上天了:沈巍你这收放自如的情感洪水是尼玛智能的吗?

一个没忍住,他就在沈巍呆愣的注视下,文文雅雅咳出了几片花瓣,捂着胸口,发丝有些凌乱,一双眸子蒙着水雾,微微泛红,倒还真有些我见犹怜的样子。

和刚才豪爽地哇哇吐的样子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祝红:呵,男人,就是戏多。

看得沈教授又是一阵心疼,也顾不上矜持了,上去就抓住了赵云澜的手,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指尖暗波流动,赵云澜轻轻按住了他的手,摇头。

“怎么回事!”

他转头看向林静,语气不自觉地愈加凌厉,几乎都收不住一身的煞气,林静被看得心里一惊,断断续续地开始解释。


12.


“花吐症?如果治不好呢?”

“治不好就会有生命危啊——”

赵云澜顺畅地一抬腿踢在了林静后腰上,把可怜的员工揣进了旁边的椅子里,歪头冲沈巍笑道:“没什么,就是吐花而已。”说着,给了林静一个警告的眼神。


13.


“暗恋的人......你、你应该——”

沈巍看着他,话还是没说下去。


14.


虽然在大庆祝红他们眼里赵云澜这可真是有点凉凉,殊不知赵云澜要的就是沈巍这个反应——总是文质彬彬的沈老师欲语还休的样子,让他特别想把友谊的小船漂移进湾仔码头。

我们赵处长摸着自己的小胡子,嘿嘿一笑,一拍大腿决定再皮一把。

人生在世,不多作几回,浪费了。


15.


大庆:“这货又要作什么妖了。”

祝红呵呵道:“什么妖?沈巍这个妖。”


16.


“......我有事。”

赵云澜不依不饶:“什么事,我等你。”

他把沈教授堵在归家的路上,对方明显是想溜,可赵云澜能让吗?

对付沈巍,不死皮赖脸真的不行。

好在赵处长平生别的学术没有什么深刻研究,脸皮倒是挺厚,天上地下谁没见过他那一口呲亮的大白牙啊。

偏偏这人还是沈巍,赵云澜弯弯嘴角眨眨眼睛,就能把他磨得骨头都要化了,不管说什么他都是会答应的。


17.


“......赵处长的病是要抓紧的,”沈巍被他闹得走不开,只能低着头答道,“别在沈某这里浪费时间了。”

说完又快速瞥了他一眼,抿着唇不再说话,似乎是颇为局促。

这个反应让异常自信的赵云澜觉得有门——所以他大大咧咧伸手就搂上了沈巍的肩膀,仍然是笑盈盈的:“对啊对啊,是得抓紧了,这天天吐出来的花都够我开一花店的了,要不是最近经费不缺我都准备发展一下业务......扯远了,我这不走投无路找大人来了么,大人您在看我们平日的交情上,可不能不管我啊。”

“哎,我这身患重病的,可我暗恋的人轻易可是亲不到的哟。”

沈巍被他说得浑身僵硬,心里不由自主地发凉,他忍着翻涌的怒意和哀凉,低着头,呼吸有些急促,想说上几句客套的,却开不了口。

他怕自己一开口,会把这个人吓走。


18.


“赵云澜你太欺负人了。”

终于,沈巍抬起头,那双漂亮的眼睛已经红了一圈,透过垂下的发丝看向他,双唇颤抖,眉头皱着,在夜色下闪光。

梨花带雨,泅润未落,染上了几抹黯淡,端的是情思万千,一眼看去满是幽深不见底的爱慕之色,赵云澜呆在那里,要不是他还知道自己是个文明人,他已经扑上去了。

真他妈的好看啊。被美色糊了心的赵云澜想。

“你不知道我对你......现在在这里叫我做这种事,你也未免太、你也太——”那些晶莹的泪落下几滴,沈巍攥拳,喘着粗气,话音却停在这里。

视线看向他,像是无话可说。

啊啊啊啊啊美人要哭了啊啊啊啊啊我在造什么孽啊啊啊啊啊——赵云澜终于回神。

“啥啥啥啥都玩意儿啊,沈教授你听我说,我呕——”刚回过神想来感天动地泣鬼神表白一发的赵处长突然捂着嘴,从喉咙里又冒出了几朵花,吐得撕心裂肺的。

他伸手想去扶灯杆,却摸到了沈巍冰凉的体温——那人还是下意识伸手扶他。

赵云澜非常想皮几句,但是真的是咳咳咳得停不下来,感觉就跟故意不让他说话一样,哗哗地往外吐花。

“——罢了。”

那是一声叹息。

斩魂使大人又笑了,眼角还挂着泪痕,声音轻柔。


19.


“你喜欢的人是谁?我帮你。”


20.


赵云澜张嘴,可不知道该说什么——沈巍的姿态让他困惑。

明明挂着泪,却仍然笑着,满眼没了一丝的不甘和凶狠,一如往常的温柔,甚至比往日还要缱绻了些。

这是几乎,卑微的姿态。

那些已经到了嘴边的句子又被憋了回去。他偏头看沈巍低眉顺眼的样子,扶着他,轻声细语地道着小心。

你就这么喜欢我吗?

赵云澜难得深沉了一把,也难得沉默。

他深沉,沈巍当这段无言是他的无言以对。

没关系的。他在心里对自己说。

你喜欢谁都没关系,只要你开心,我什么都可以做。


21.


赵云澜抬头,动了动自己有些僵硬的脊背,扶着沈巍,在这个普通的夜晚,凝视着对面一双温柔的眼睛,那里面的颜色太过于深情,给了他一种永恒的错觉,世界都在被拉伸,扩张,模糊,变得漫长而悠远,

“薰衣草的意思是等待。”

祝红的话回响在耳边。

这不是一双属于斩魂使的眼睛,沈巍看着他,明明近在咫尺,却又好像透过了万里高山,淌过了世上所有的洋流暮雪,熬过了无数时光,才望进他眼中,才到了他身边。

昆仑。

赵云澜在心里默念,心下已经大约清明了,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装傻。

他强压着灵魂深处翻涌的,准备喷薄而出的、早已忘却的回忆,现在他不关心这些,他只在乎眼前的人。

这位斩魂使大人闷得很,神经敏感可从来不说,如果他现在就问出来,不知道对方是怎么个反应。

可他替沈巍委屈。

“昆仑。”

他终于还是宣之于口,看见沈巍轻不可闻地唔了一声。

“这么久,我变了吗?”他问道,有些冲动,“你看了我这么久,我比起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,变了吗?”

他嘴角飘出一片片小小的花瓣,顺着夜风走了,在路灯的折射下显得有些透明,沈巍抬头看去,带着许些的胆怯——赵云澜站在那一片无限旋升的光中,眉眼温温柔柔,彷佛随时都要消失一样。

沈巍站在路灯外的阴影处,不敢答。

“你不觉得苦吗?”

赵云澜又问。

不苦,怎么会苦呢。沈巍想。

万年的时光,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孤独,他小心翼翼守着昆仑的每一世,远远看着,最情难自禁的时候,也未做过任何出格的事,想来他这万年来,曾离昆仑最近的一次是他们擦肩而过,在喧嚣的城市中,隔着浮躁的空气,衣角碰上了指尖,他回头时,昆仑已经匆匆走远了。

这点温情都可以让他满足,可以让他再隐去自己的所有气息,再捱上个百年千年毫无怨言。

“你......你想起来了?”他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赵云澜看着他,突然又笑了,好像瞬间从那个万里八荒中伫立的昆仑君落回了一个凡夫俗子,摆摆手,没再追问:“放心吧,我记性差,就瞎问问,有的事情我也不想知道得那么清楚。”

暂时地不太想知道而已,他眨眨眼睛,挥去了方才盘旋在他俩四周的有些僵硬的空气。


22.


“妈耶,你还觉得我暗恋谁啊?”赵云澜吊了郎当地笑着,跟撒娇一样贴在沈巍身边,“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。”

“你不要再招惹我了。”

终于,沈巍认输般地喟叹一声,给赵云澜留了最后一步的余地,“你总是这般莽撞,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招来了个什么东西。”

“什么话,我喜欢你我才招你。”

他笑着摇头。

“可你真的了解我对你是什么感情吗?”

这回换赵云澜愣住了。

此刻的沈巍终于褪下了那层翩翩君子的外壳,那里面露出来的人不是斩魂使,那双眼睛,比鬼面更加幽深。

“我的爱是什么样的,你了解吗?”

他的声音很轻,但一字一句都说得很清楚,带着似乎是终于藏不住了的戾气,眉间紧皱,垂着眼睑不看他,满是阴沉。

“每一个看过你、碰过你、跟你说过话的人,我都想把他们的眼睛挖出来,把他们千刀万剐,他们怎么敢碰你,他们配吗?”

“不止如此,我想把他们都杀了。”

“我想你这双眼睛里,只有我。”

最后一句宛若叹息,似乎是如释重负。


23.


这几句话说得,病娇啊这是——赵云澜状况外地想到。

......不得不说,赵处长心是真大。


24.


“你现在还有机会离开我,我放你走。”

他轻轻放开扶着赵云澜的手,退回了路灯光亮外的阴影里,隔着一个泾渭分明的世界。

“云澜,我认真跟你说,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。”

就像一只蛰伏在黑暗里的野兽,已经有了冲上去死死咬住那人喉咙的心思,却还是忍耐着,最后留了一条生路。

沈巍可不是什么真的端方君子,骨子里,他本就是从世界上最黑暗的地方爬出来的东西,满身都是罪孽深重的执念,扭曲且锋利,带着执迷不悟的决绝。

为了赵云澜,他可以忍,当然可以忍,千年都过去了,不差这凡人的百年须臾。


25.


可就算他的爱再温柔,却仍是来自幽冥,来自最深的河底,赵云澜稍加诱惑,他就忍不住想把这个人吞吃入腹。


26.


最后一次机会,如果你能醒悟,我就放你走。

他如是想着,低下了头,等待着一个判决。


27.


赵云澜一笑,一脚踏进了地狱的门。


28.


“你最好就生生世世永远别放我走。”


29.


下面一个吻就很顺其自然了。


30.


“哎等等等等,”赵云澜截住他,“最后一个问题——”

“——你是不是精分?”

沈巍:“......算了,赵处长我觉得我们不合适。”

“别别别我开个玩笑——”

“现在你可以亲我了。”

顺畅地,赵云澜走进沈巍站立的那片黑暗中,张开了怀抱。


31.


最后沈巍吻在他嘴角,颤抖而珍重。


32.


那是一片深渊,其间的野兽终于露出了獠牙,伸出了利爪,挣脱了桎梏。


33.


“你真把沈教授给泡了!??”

赵云澜:“......说话文明点。”

“人家沈教授干嘛了啊要承受这些!你考虑过龙城大学一众学子感受吗!”黑猫嗷嗷叫唤着,从楼梯上窜下来,“告你了告你了别祸害人民教师!禽兽!”

——老子不仅泡了沈巍,老子还泡了斩魂使,你他妈惊喜吗意外吗。

当然,为了特别调查处员工们的心理健康,这句话赵云澜还是憋回去了。

“......再说一句你这个月下个月下半年就都喝西北风去吧。”


34.


在特调处一众成员复杂的眼神里,赵云澜贱兮兮地笑着,看着沈巍从脖颈到耳朵红了一片,秀色可餐。

美人在骨不在皮,君子在德不在貌。

世人诚不欺我。


35.


祝红咬牙切齿:“是,人家沈教授是美在骨,你是皮,你是真的皮。”


36.


“你们这都是嫉妒,”赵处长呵呵一笑,冲沈巍伸手,“好好工作吧,老子要早退了。来,媳妇儿我们走。”

“别瞎说。”

沈教授面色又红了几分,抓着赵云澜的手就快步往外走。


37.


这是他偷来的美好。

不远处赵云澜从兜里摸出根烟,却只是夹在指间并没有点燃,冲他夸张地招着手。

沈巍笑着,一步步走向他。

他的脚步太过坚定,让人以为就算面前是万劫不复,他都甘之如饴。


38.


等待,沈巍守着、等着,沉静却又汹涌。

但是他终于还是等到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END——

最近疯狂迷上画格子XD

呱儿砸终于约到小芙蝶了y( ˙ᴗ. )

Amico:

心心念念的全员西装!!真的太喜欢YOI啦!!——画了好久的所以就转发抽两位小伙伴送印成的海报吧(要去微薄那边哦),顺便单独截出了维勇和奥尤的组合部分,要的自取WW